白星昼

☆介绍什么的懒得写了☆

是题材剥夺了一篇文章的道德底线么?不,是作者。

齐泱:

·最近一篇《禁果》触及了不少朋友的着火点。说实在的,我也是。看完挂出来的那几张截图,一阵寒意油然而生,直从脚底一路蹿上顶心。今天那位作者也发出了道歉声明,也删去了那篇文章,但是评论下竟然还有在洗白的人。那些人是脑残粉是高端黑我们暂且不论,在此且问一句:难道你们觉得,这篇文之所以为大多数人的道德观所不容,只是因为里面提及“毒品”么?难道一篇文章只要关于毒品,不用再加入作者不正的道德观世界观,就会变成一篇令人毛骨悚然由衷唾弃的文章么?


 


那么如果要我写涉及毒品的题材,我会这样写:


 


【伞修】


苏沐秋与叶修是多年恋人,也是一个警队中缉毒科的正副队长。时值国内一个名为“K”的特大贩毒集团不知何时悄然滋生开来,苏沐秋不顾叶修反对,毅然决然前往K集团卧底、帮助警方将贩毒集团一窝端。在卧底的过程中,苏沐秋不幸被迫染上毒品,但他在不断于毒瘾和职责的徘徊中,最终还是坚定地选择了他作为一个警察的责任:消灭毒贩和毒品。终于,在苏沐秋的配合下,叶修带领缉毒队捣毁了贩毒集团。但是,在法庭审判时,狡猾的匪首老K却利用其自身的后台和背景,巧妙地逃脱了法律制裁,找了一个替罪羊,自此逍遥法外。而苏沐秋由于毒瘾已深,进入戒毒所戒毒,在反复发作的毒瘾中,苏沐秋被折磨得不成人形。他觉得毒瘾发作时的自己已然失去了作为一个人的全部尊严,最终,他留下一封遗书给叶修,在毒瘾发作的间隙、自己仍清醒的时候,选择自我了断以保全他最后的尊严。苏沐秋的死带给叶修巨大的打击,恰此时,又传来了匪首老K逍遥法外的讯息,叶修心内怒火滔天,誓与毒贩不共戴天。于是他辞去了警队的工作,利用自己多年行走黑白道间所经营下的各种关系,与又开始了贩毒营生、组织起了一个新集团的老K斗智斗勇,终于在最后浴血杀入了老K的集团,用枪指在了老K的脑袋上。


老K叼着雪茄,没有看叶修一眼,只悠悠吐出一口烟:“叶修,你不敢杀我。你是个警察,你至多不过只能把我送上审判席。但是法律制裁不了我。哈哈哈哈哈,很生气吧?哈哈哈哈……”


他的笑声在一声枪响后戛然而止。


叶修垂着眼睛,面无表情地看着太阳穴处被开了一个大洞,而脸部肌肉仍保持着他那疯狂的笑的老K的尸体。


“法律的确不能。”


他将手枪收回口袋,转身关门。


“但我可以。”


自此之后,叶修的名字,在这个世界上,销声匿迹。


 


【双花】


孙哲平和张佳乐二人是自警校一路共同进入警局缉毒科的好朋(基)友。二人配合默契作风果断,繁花血景之名在毒贩之中如雷贯耳,另毒贩闻风丧胆。然而在一次行动中,孙哲平不幸在丧心病狂的毒贩营造的爆炸中因公殉职尸骨无存。悲愤的张佳乐愈发坚定了自己歼灭毒品的决心,带领缉毒队伍奋战在缉毒一线。又过了两年,组织决定让张佳乐隐姓埋名退居二线。张佳乐恋恋不舍地到了后方,却在此与同样借假死之机隐藏了身份回到二线的孙哲平。二人重逢,感叹人生不易,正打算好好经营剩余的人声,却在此时,遭遇了丧心病狂的毒贩的埋伏。二人解决了毒贩,深知与毒品的战争远未结束,于是纷纷提交申请,决定重回缉毒一线,与毒品斗争到底。


 


【喻黄】


黄少天是个缉毒警察。在高中同学会时,与当年被他嘲讽为“吊车尾”的喻文州重逢,却心生出了些异样的情愫。同学会结束后,二人你来我往展开了恋情。然而在不断交往的过程中,黄少天对喻文州的身份起了怀疑:他隐隐觉得喻文州正是自己的队伍正在追查的贩毒团伙“T集团”的一员。他虽然怀疑,但是出于对喻文州的信任和爱慕,并未说破,只旁敲侧击苦口婆心地告诉喻文州“远离毒品”,但每当此时,喻文州总是一笑而过、转移话题,弄得黄少天更为纠结。最终,黄少天和他的队伍破获了T集团特大贩毒案件,端了T集团的老窝,并亲自为喻文州戴上了手铐、将他押上了警车,眼睁睁看着他被自己的同事带了回去。当他与剩余的同事一起清点完毒品后回到警局时,却看到喻文州正好好地站在警局门口,笑着向他打招呼。他大惊,下车问喻文州是怎么回事。


“你不是一直奇怪你的办公桌对面坐的是谁、一天到晚都看不到人吗?”


看着黄少天慢慢睁大、满是不可思议的眼,喻文州笑了起来,靠近了他的耳朵:


“你说,从明天开始,我们一起来上班,好不好?”


 


【江周】


周泽楷是一个缉毒警察,收到上峰指令前往贩毒集团卧底。然而贩毒集团老大为了方便控制手下,命令自己一名心腹江波涛为他注射毒品。周泽楷心下紧张,然而为了取得贩毒团伙信任并继续卧底,不得不伸出手臂让江注射。在他不断的努力下,警局最后成功捣毁贩毒团伙,而周泽楷以为自己深受毒品迫害,打算去戒毒所。正此时,手却被人拉住,他回头看,正是穿着警服的江波涛。


“亏我觉得我在学校里还算是有点名气的,还一直怕被你认出来。”江波涛吐了吐舌头,却一脸人畜无害地笑着:“荣耀警校第五期的最佳毕业生小学弟呀,我当时还追了你那么多年呢,真不记得我啦?”


周泽楷皱了皱眉,看得江波涛心头一软,忍不住伸出手摸了摸他的发顶:“我叫江波涛。”


“学长……”周泽楷猛地想起了些什么一般,猛地睁大了眼。他张了张嘴,想要说些什么,却只觉得千头万绪集于喉头,到最终还是吐不出多余的字眼。正责备着自己的不中用,双唇上却被江波涛印上了比羽毛更轻更暖的一个吻。


“能想起来就好。”江波涛拉着周泽楷的手,向外走去:“放心,当时给你注射的可是我的一片真心。”


看着周泽楷的一脸莫名,他大笑起来。


“葡萄糖,爱情的甜蜜,感受到了吗?”


周泽楷跟着他笑了起来。


屋外的阳光洒在他们的身上,倒真是几分甜蜜的滋味了。


 


所以,是什么题材真的能决定一篇文章的道德底线在哪吗?


不,真正决定了一篇文章的三观的,是作者啊。

求转载#

抄袭什么的真恶心

七六五四三二一。:

首先给大家三鞠躬,抱歉了让大家看到这种肮脏的东西。


其次拜托大家转载一下啦,这边已经要气疯了。




这是正文。


那位,我暂时不点名了,来啊,正面跟我肛,来啊,快活啊。


你不要脸不关我事,但是我可以让大家都知道你不要脸啊是不是。


如果有关注我的话,有人可能看到我几天前发的“指责”了吧。


你开心嘛,开心够了吗?


事实上,我想告诉你,我开心就好。


那一次我懒,没有做调色盘,甚至没有指名道姓。


我再三拜托小天使们不要打扰你,不要去伤害指责你。


但是,谁允许你再一,又再二了。


我知道你关注我了,不好意思我也关注你了。


做了亏心事不心虚吗?


抄袭完了不知道认错改正吗?


打算藏藏掖掖的以为我看不见是么?


好。


我不知道你看不看得见,但是我觉得你干了这种事情以后不可能不来看我的首页。


不可以,这不二一,这不全职。


我以为全职的圈子好的多,可爱的多,美的多。


麻烦你别给全职圈抹黑,谢谢。


这条信息会一直挂在这里,第一条,明显的。


我给你三天时间,删掉所有抄袭部分,我不要求你把其他的删掉。


你的脑洞很有趣,虽然我不知道那些是不是你抄袭别人的。


但是我不想撕破脸。


这条信息会挂三天,只挂三天。三天后我会直接给撕逼墙和挂抄袭墙,顺便在空间里转发,我要求你还我一个公道。


我好欺负嘛,你是这么想?


很抱歉了小天使们,这三天我不会更新,三天以后我会大幅度更新你们一直在催的文。我就在首页挂着,我会去你首页看看它们还在不在,你放心,我忘不了。


就这样,请你记住。


抄袭,要做好卑躬屈膝的准备。


抄袭我的,就要做好被拳打脚踢的准备。


没错,来啊,快活啊,反正有大把青春啊。来啊,正面肛啊,有种抄袭没种面对我???